致敬|我的亲人,在战场上

防控新冠肺炎疫情

防控新冠肺炎疫情

防控新冠肺炎疫情

“我每天都关注着疫情的发展,不停地嘱咐在家的亲人们:‘不要出门!不要出门!不要出门!’,可我家却有3个人每天都要出门。”常进说的“逆行者”,是湖北省宜昌市的医护工作者。他们每天都义无反顾地走上工作岗位,在这场物资紧缺的战“疫”中,他们一直坚守在第一线。

正是这些挺身而出的凡人、从我们身边走上战场的亲人,为我们控制了病毒的继续扩张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联通研究院党委书记、院长张云勇表示,区块链等于区块加链,但现在这个链已经不是以往的传统链,已经发展成为非常复杂的多元结构。此外对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说法也不够准确,实际上区块链的真正意义是没有中心,不是绝对的去中心;同时,我们要明确区块链不等于比特币。

1.战“疫”打响,家人上了战场

常进,是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一名演员,当下,他身在北京,心却一直牵挂着远在疫情中心的湖北宜昌家人,特别是身处一线的3名亲人。

“我的姨父和表妹在宜昌市第一医院工作,还另有一个表妹在宜昌市第三医院传染科工作。目前第三医院是宜昌市指定的新冠肺炎收治医院,里面有很多重症病人。”常进说,“到现在为止,家里尚未有人感染,这是令我最欣慰的一件事情。”

战“疫”打响以来,医护人员就开始了加班加点的工作,在家庭微信群中他们难得说几句话,发来的照片都没有来得及脱去防护服。

“照片上,防护服厚厚的,她们的脸上被压出深深的口罩印。”常进表示。

“妹妹们说,一开始,防疫物资紧张,为了延长防护服的使用时间,很多医生护士都尽量不喝水、不去厕所;为了保证每名病人都能收治入院,他们冒着被感染的危险一直坚守在岗位上;为了跟时间赛跑,一大半人已经放弃了休假,超负荷工作日夜奋战……”

1月26日,常进给几位朋友打电话,想找渠道为老家的亲人们采购些防疫物资,然而物资短缺,谁也没有办法。

每天变化的新增确诊数据,让常进担心、着急。

2.和平年代最伟大的人

有一次,常进好不容易打通了表妹的电话,担心道:“工作强度大不大,受得了么?”

妹妹却爽朗地笑,安慰他说:“哥,我们就是干这个的,这就是我们的工作。偶尔休息的时候还能取取快递。”

话语看似轻松。其实从腊月二十九开始,包括表妹在内的宜昌医护人员每天都在上班。因为物流停运了,很多捐赠过来的物资都需要医护工作者自己去快递公司搬运。

“她俩都是‘80后’独生子女,从小在全家宠爱中长大,家务活都干得很少。可我见过在工作岗位上的她们,专业娴熟,忙碌认真。”

“2008年,父亲住院,我在老家陪护,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她们的工作。无论哪个病床打针,都希望她去,因为病友们都说,只有她打得准而且不疼。妹妹每天在病房间穿梭,打针、抽血、测量、安排检查,脚步紧密、眼神专注、手法精准。为了照顾病人,经常错过饭点,等坐到办公桌前,三五下就扒拉完一顿饭。”

“医生很辛苦!他们是和平年代最伟大的人。”常进说。

3.穿着白色衣服的天使

疫情期间,由于病人猛增,医院的感染风险加剧。然而,很多上一线的医护人员都签下了决战志愿书,义无反顾地走上岗位。

为了延长防护服的使用时间,医院里每个人都尽量不喝水、不去厕所,一忙就是一整天。每次脱下防护服,里面的衣服早已湿透几遍。

在新闻报道中,常进看到有医护人员在ICU病房紧张抢救病人、摘下口罩累得瘫睡在一起,还有医生因工作感染病毒离世……

他更加担心还在一线的亲人,在家庭微信群里,大家发的最多的也是对他们的叮嘱:“好好保重身体,有空就休息”“注意安全”“一定要做好自我的防护措施”“虽然防护服不能脱,也要记得喝水、吃饭““你休息了才能更好地战斗”……

在为这次抗击疫情创作的《白衣天使》中,常进写道:“她们没有时间去想自己正在死亡边缘徘徊,她们没有时间去想自己会不会感染病毒,她们只知道要用自己的双手给人们带来幸福快乐,她们只知道,如果她们不挺身而出,人们就永远摆脱不了这个恶魔,就会有更多的人因为这场战役而死亡。她们是我眼中的天使,穿着白色衣服的天使。”

4.平凡人的坚守

2月11日17点15分,福建驰援湖北宜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医疗队的158人(含前方指挥部工作人员)顺利抵达宜昌机场。

宜昌本地医护人员的紧张工作得到了一些缓解。

“宜昌是一座旅游城市,生活节奏慢。宜昌市政府也把方方面面的工作公开透明,大家对政府有信心。”家人的话,似乎是为了让常进放下担心。

通过朋友圈里的分享,常进也时时了解到宜昌疫情的最新情况,“我的一位发小是在宜昌基层工作的公务员,他从年前一直忙到现在。为了工作,他让老婆带孩子回了娘家。为了控制疫情,执行限行的政策,他每天工作到很晚。”

“有了像我表妹、姨夫、发小等这样的基层工作者日夜坚守,再加上群众配合国家待在家中支持,疫情迟早都会过去的。”常进说。

5.演一部他们的戏,为他们演一出戏

这次疫情,家人的行动,让常进深深地体会到白衣天使的“敬业爱岗,不畏生死”。

“作为家人,我们也很担心,担心她们过度疲劳,但对她们的工作,全家人却是鼎力支持。”

“虽然我没有在一线,但我希望以后有机会,能够在舞台上塑造一名医护工作者。”

“在舞台上演出这么多年,我的家人还从来没有现场看过我演出。希望这次疫情结束之后,我能够有机会去湖北、去宜昌给他们表演一次。”

(文章来源:文旅中国 中国文化报记者李琤 文)(责任编辑:王昭)

刘承俭行篆艺术馆